好雨知时节

浏览量:733

来源:chinancc.net 作者:王学富 发布时间:2017-12-15 16:25:42 字号:

12322233.png
中国文化里有丰富的医治资源,其中既有态度,又有方法,二者浑然天成,相得益彰。

我想到这些诗句: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在我读来,这些诗句里有丰富的意象,甚至反映现代心理治疗的精髓。

2010年4月在南京,我参加艾琳·塞林(Ilene Serlin)的舞动治疗工作坊,内心里涌现许多的感受,但想去写一篇感受性的文字时,却发现很难。其难在于,那种感受不能诉诸于明确的语言。结果,我选择用上面这首诗来传达其中的意味。

在整个舞动治疗过程中,我感受到一种影响力在四周发生,从各个地方涌现并且渗透进来。这里没有明确而具体的方法,但显然有法可依,却又无形无体,融会于其中。我看到一个一个人,分分明明是个体,却在关系里融合了,成了团体。我们用各自的动作,形成了互动,组成了流动。塞林是团体的带领者,她发出第一个动作,让自己变成关系的第一个环节。但接着,我们就找不到她了,她在我们中间,跟我们连接了,成了我们每一个人。她的眼神,无声无息,无言无语,但却渗入、包容、感通,每一个人都能感受到,其中有关怀、了解、理解。在舞动之中,有一些东西在暗自生长,有一些影响在悄然发生,我感受到了,并且惊讶于它发出的暗示力,想表达出来,却无从表达,得意而忘言。

后来到北京,到上海,遇到参加舞动的人,谈起来,大家有共同的感受,并且惊讶: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我便想到《春夜喜雨》里的诗句。

那场舞动恰在我的身心最有需要的时候发生了。但在这场舞动发生的时候,我还不知道我需要它,也不知道它将对我意味着什么。我只是决定参加。当我参加舞动的时候,我开始也不知道,因此,我在舞动的边缘。当我慢慢被带入的时候,我经历到了,我感受到了,但我还是没有真正清晰地知道。但后来我终于知道,我需要它,它知道我的需要,应我内心的“时节”而来。它自然地来,这自然叫“随风”,这到来叫“潜入”。这“夜”是我当时的心境,因为模糊,所以叫夜;在这夜里,有累积的压力,有无奈的情绪,有身体的疲惫,有潜抑的伤害,有听不见的叹息,有无法申诉的愤懑……它们聚集在那里,显得模糊一片,但我不能具体说明,因为它们无可名状。但这时,“好雨”来了,我的需求在深沉的夜里苏醒了。我敞开自己,接受它的到来,我仿佛听到我的心声:你是我的雨,为我而来,在我需要的时候,而来。我敞开接纳它,让它滋润我。它细声细语,我不知不觉。它渗透了我,我身心酣畅。在我舞动的时候,绳索抖落下来,在我脚的周围。我这才知道,原来我一直在各样的束缚里,但现在被释放了,得自由了。我愿意舞动,在舞动之中,让身心解放自己,让潜抑在深夜里的情绪,通过一个出口,跑到外面来。因为身边有关系,四周有援手,那受了伤的情绪,就跑出来了,在做自由之舞,在经历转化,成了一个一个音符,不再是一根一根绳索,经历自由的组合,构成一曲交响乐。其中每个生命,都成了音乐的元素,独特而又混同,但我可以辩识它们,并且跟随它们飘升起来,升到高处,超越现实中各样的狭促、扭曲、纠结、破碎。在舞动之中,我发现了我们文化里许多医治的因子——象征、比喻、意象、姿态、风骨、诗歌、画、书法……都随着一场“好雨”而来,进入我的夜晚,走到夜的深处,在那里发生一种作用叫“润物细无声”,我也把它称为医治——不是怎样做到,而是谁在做,而是谁能做到。自然便是医治,最好的医治是自然的。医治如雨随风,来到我们中间,跟我们建立了关联,潜入了我们,滋润了我们,促进了我们,激发了我们。我们得到医治,经历成长,却不大知道。我们只是听凭医治与成长在当下发生,只是让自己那样随之而舞动,有自发的回应,有敏感的触接,有随物赋形的应变,有隐的意会,有深的联结,有自然而然的支持,有善的觉察,有成熟的坚持……就这样发生了!

这就是: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下一篇:沒有了 上一篇:直面心理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