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学富】|辛亏你不是我的女儿

浏览量:1427

作者:南京直面 发布时间:2018-07-12 16:50:20 字号:

幸亏你不是我的女儿

  王学富  

我从三十多岁开始做心理咨询,做了二十年之后,来访者中有一些女大学生,年龄跟我女儿差不多。她们中间有一些人有极端的情绪,或者低落得很,或者闹腾得厉害。这种极端情绪的本质是严重的自我中心和完美苛求。具体表现为,她们容不得生活中有一点不顺心的事,容不得自身有一点不好。哪怕有一点不好,她们就觉得一切都很糟,就有激烈的情绪和行为。她们在外面人前表现得很好,回家来就跟父母闹个没完。父母感到很无奈,就带她们来找我接受心理咨询。在接受咨询的过程中,她们时而也会有情绪发作。在无奈的情况下,我会对她们说这样一句话:


“在你看来,你的生活简直糟透了!但你却不知道,至少在一件事上你很幸运。”


说到这里,我停了下来。


她们一般会问:“我都这么惨了,哪里还有什么幸运啊?”


我说:“你的幸运是:你幸亏不是我的女儿。”


她们当然能听懂我说这话的意思——其中有我的无奈,也有给她们的提醒,也透露一些幽默,还隐藏一些让他们珍惜自己的父母的意味。那意思是,跟我相比,你的父母真是太好了。如果是我的女儿,你这么胡闹,那你岂不要倒霉了!

话虽这么说,如果她们真是我的女儿,成了这样,我又有什么办法呢?我自己的女儿,我从来都不打的。但如果是我的女儿,我所能尽力去做的,便是不让她陷入这般极端的情绪和行为之中。


那么,这些女孩子怎么会发展出这样的情形呢?不是一时而发,而是累积而成的。这背后的原因大抵是,从小被父母关注太多了、满足太多了、代劳太多了,算是被宠坏了的孩子。受保护太多,被限制太多。她们自幼养成一种强烈的自我中心感,凡事必须尽善尽美,遂其心意,不然就不依不饶,甚至自暴自弃。从小到大,她们一路过来成绩好,听话,得到许多的赞扬与荣誉,暗中也滋生有一种优越感。父母对她们说:“你只管学习,其他事都不用管。”结果是,她们听话,成绩好,却缺少人际的经验,做事的能力,不通人情世故,也没有规则或边界意识。她们的自我幼弱,有过度敏感的自尊心。她们内心的欲求很强,与人比较,要胜过所有人。她们思维僵硬,不知变通,孤傲,不能也不肯与人合作。她们跟父母胡闹时,父母感到莫名其妙:一直这么好的女儿,怎么会一下子变成这样?其实,哪里是一下子变成?


我说“你幸亏不是我的女儿”,其中还包含一层意思:因为她们不是我们的女儿,而是我的来访者。这就为咨询留下了一个自然而合理的空间,让我尽量克制,保持中立,不管她们怎样,我也不强求,更不伤害。这便是专业的距离。有了这个距离,便于实施医治。


这里我用一个故事来说明:有一个非常著名的骨科医生,接骨是他首屈一指的特长,他的技能无人能及。全国各地许多不治之症的病人都到他这里接受推拿接骨治疗。要把骨头接起来,他的力道必须到位,病人就得会承受极度的痛苦,才能达到成功的疗愈。但这个神奇的骨科医生却不能治好他的女儿。他给女儿做骨头复位时,因为不忍心让女儿太痛苦,就下不了狠手,力道就不够,最终未能成功完成骨头复位,以至于给女儿留下终身的病痛。从这个角度来讲,来访者幸亏不是我的女儿,才能在我这里得到疗愈。如果是我的女儿,我就难以帮助女儿实现这种疗愈。


由此,我想到一个养育方面的普遍问题:许多孩子在心理上、情绪上、行为上形成了障碍,往往是因为父母对孩子有过度的关注、体谅、代劳,却不能够对孩子实施有效的规则训练。过去有一个说法叫:硬着心肠教子,便是一种提醒。问题就在于,许多父母根本下不了这个狠心。他们的孩子就会养成严重的依赖,不能独立应对自己的情绪,缺乏规则意识,难以承担责任。

如果是我的女儿,我就要教训她。因为不是,我也不敢教训。我的女儿有关怀服务的心,有很好的规则意识,但她有点过于安静,内敛,对周围环境和他人缺少参与,也没有影响力。她就像一朵花,在一个幽静的地方悄悄开放,不在意别人是否欣赏她。我们作为父母,就觉得这有点局限她的关系和发展。但看到她那么好,我们这些话一直没办法跟她说出来。说出来反而怪自己求全责备。


女儿正读大学。我们偶然了解一个国际义工项目,便想让她申请这个项目,让她出去锻炼锻炼。我们问她愿意不愿意,她很愿意。但这就意味着她大学将中断一年。这在别人眼中可能是一种浪费,但我们觉得去做一年义工对女儿更重要。


我和孙闻一直说,女儿出去之前,我们一定要借机跟她做一次长谈,希望她借助进入一个新的环境,尝试让自己用更加积极主动的方式去参与群体,影响群体。因为这是一个全新的环境,谁也不认识你,你在这里表现出什么样子,别人看你的样子,以为这就是你。是的,新的环境往往就是一个重新开始的机遇,那里没有因袭的阻力,没有别人对你已经形成的看法和习惯性的反应,你就可以按着自己的意愿去活出自己。


我们有这样的想法,但我们必须给女儿播种这样一个意识,而且,这个意识必须明确,坚决,有力。就在女儿动身去加拿大的前两天,生活给了我们一个“教训”女儿的机会。说实话,如果没有这个机会,我们还真的很难“教训”女儿一顿。因为她太好了,我们找不到理由,也不忍心啊!

这个机会是这样来到的。我们家前院和后院各有一个香樟树,长得枝繁叶茂,树冠铺展开来,隐天蔽日,把小院都遮住了。我们就想到把两棵树的枝蔓修剪一下。正好赶上隔壁有亲戚来他家修剪树冠,我就对他们说,请把我院里树冠也帮忙修剪一下。结果是,在我们去上班这一天,他们七手八脚把我们家两棵树的树冠全部锯掉了,几乎只剩下一个光秃秃的树干。下班回家,我们看到这个场景,感到丧气至极。而这天女儿在家。她一如既往在家里看书或做其他事,对外面发生的事一概不问。


说起来这也不算是女儿犯了什么严重的错误,却被我们借故用来教训她一顿,有点“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味道。这天晚上,我和孙闻坐在那里跟女儿谈了三个小时话,我们说话都非常严厉的,甚至可以说是骂了她三个小时。我们想通过这样一次严厉的冲击能让她在进入到新的环境里时,改变这种对周围不闻不问的态度,用新的方式对环境做出反应。果然,女儿到了加拿大之后,一改过去的生活风格,充分参与国际义工团队的工作,不仅踏实肯干,做各种服务,还别出心裁,组织和表演节目。一年时间里。她的生命得到了很好的拓展,得到了项目负责人非常高的评价,也跟她工作机构和义工群体建立了很深的关系。在举办的告别会上,大家对她依依不舍。加拿大工作方问她愿意不愿意留在加拿大。她说:要回国去完成学业,还有,妈妈身体不好,需要照料……


再过几天,女儿就要回来了。我们一下想到一年前的那一天,也就是在她临去加拿大两天前的那个晚上,我和孙闻坐在那儿把她足足骂了三个小时。第二天早晨起来,还看见女儿的眼睛哭得红红的,我们心里好难受,但也只得忍着这份柔心去教她人生的规则。


王学富简介

美国心理协会夏洛蒂和卡尔·布勒奖(2013 夏威夷)获得者。

在业界被誉为中国存在心理治疗第一人。

存在主义心理学国际会议(2010 南京、2012 上海、2014 广州)主要策划人与组织者之一。

美国《人本主义心理学刊》、《教牧心理学》编委会成员。

第一届存在治疗世界大会(2015 伦敦)科学委员会成员。

《世界存在治疗手册·亚洲发展》指定作者。

从业20年,潜心于专业心理咨询与治疗实践,创导中国本土心理学“直面学派”。

著有《花渐落去》、《受伤的人》、《成长的路》、《医治的心》、《教牧心理辅导初探》、《成为你自己》、《直面者说》、《心理学无处不在》等书。

王学富曾在国内外多所大学接受文学、神学、心理学专业教育,也曾执教于多所大学,现执业于南京直面心理咨询研究所。

南京直面心理咨询研究所

网址:www.chinancc.net  免费热线电话:025-83204132咨询预约电话:025-84706081心理培训电话:025-83206844直面微信:nanjingzhimian  邮箱zhimian@chinancc.net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栖霞区紫东路18号保利紫晶山15幢1单元101

邮编:210049

长按指纹 >识别图中二维码 >添加关注








下一篇:【王学富】|隐忍着 上一篇:【王学富 】| 本能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