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Dasein相遇

浏览量:1148

作者:马丁在那里(直面学子) 发布时间:2017-12-12 15:14:37 字号:

888.png

1.Encounter


有一次,听王老师讲了一句话,大意是这样:咨询的过程是,咨询师和来访者,两个人在生命的深处相遇。


我一直觉得这是很美妙的一句话。


在生命深处相遇,这大概是最美丽的关系。其中有深度的体验、有共同的探索、有偶然得见的欣喜、有对生命和关系的尊重与爱。


后来渐渐发现,相遇(Encounter)是一个非常“存在”的词,我也越来越喜欢这个词。


5月这几天的经历便是一次encounter,是与一位心理学家Erik Craig的相遇,甚至也是与存在(Dasein)的相遇。


请允许我不用敬语称呼这位心理学家吧,因为仿佛只有Erik Craig这个名字,可以全然呈现这样一个人,一个being,并且在内心里我甚至很想跨越礼节,亲切地称呼他Erik:一是因为总听到王老师叫他“Erik”,钦慕和向往这样真诚的关系;一是Erik Craig是那么得让人感到亲近。


2.现象学


刚来直面时,王老师给了我一篇文章,让我读一读并且翻译。这篇文章在讲艺术和心理治疗,作者是Richard Bargdill。其中有句话的意思不懂,便问王老师,他说:“这其实就是在讲现象学。现象学,简单地说,就是让事物自己呈现它本来的样子,让现象本身去说话。”


让事物呈现它本来的样子,多美的一句话。可是经过现代科学的洗礼,人们发现原则上我们看不到事物本来的样子(微观尺度下)。尽管日常生活中,这个发现对我们的影响并不明显,但其背后随之而来的实证主义精神却深刻地影响了整个科学共同体,也渗透到了其他社会领域中。


在工作坊中,Erik Craig一字一顿地说:Let Dream Speak For Itself.


在对两个梦例工作时,他正是严格遵循着现象学的原则,一遍遍地复述和提问,梳理对方的梦。这既为确保对方真实而完整地呈现了自己的梦,又在每一次梳理中找到通向对方深处的小径。人们担心梦者会无法精准复现自己的梦,但这却正是心理咨询的有趣之处:在这里,个人色彩的、独特而不可重复的主观经验成为了工作的途径。你的描述呈现着你自己——你过去的经验集合,你的感知、行为、关系模式,你的整个世界——你的存在;在这里,让事物呈现它本来的样子不再仅仅是一个哲学理念;在这里,遭受现代社会,尤其是科学技术排挤的主观性重新被赋予了意义。


Epokhé! 

(注:Epoché(Epokhé)在古希腊语中表示一种怀疑的精神,后来被胡塞尔用来阐述现象学的悬置,即面对现象,搁置先入为主的判断。Erik在介绍现象学的原则时,生动地讲了一个他的导师Clark Moustakas的故事,Clark Moustakas是生活在美国的希腊人。他小的时候被祖母带着出门,过马路时,祖母会大声地对他说:“Clark,Epokhé!”提醒他注意两边的车辆,不要想当然以为街道是安全的。)


 3. Dasein


Erik Craig是一位存在分析取向的心理学家和治疗师。存在分析原本是德语词,上个世纪二十年代,Ludwig Binswanger最早将他的治疗取向称作Daseinsanalysis(Daseinsanalyse)。二战后,Erik Craig的老师Medard Boss发展了Daseinsanalysis,也就是现在人们常用的Existential Analysis.


Dasein,da是there,sein是being,Dasein直译过来就是“在那里”,还有在场的意思(翻译成英语是being there或者presence)。这个词最早并非为海德格尔所使用,但海德格尔对其做了重新的诠释,并把它作为自己哲学中的基本概念来强调。海德格尔对Dasein的诠释正是存在分析,乃至存在治疗中“存在”这一概念的根本和源头。


在工作坊中,Erik Craig简明地向我们解释了“Dasein”,在后来的采访中,Erik又做了更详细的解释。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他使用的表达很通俗易懂,却映现出了背后清晰的思想路径。


他说到,我们的存在是存在于世的存在,我们切实生活在其中的世界,我们遇到的人,让我们成为了我们这样的存在。

 

4.与存在相遇


我越来越感到在直面的经验是一场与存在的相遇。读到的书,遇到的人,做的工作,经历的体验都是与存在相遇。


王老师有时会讲述他的治疗经验或是做面谈的感慨(当然是在保护当事人隐私的前提下),我常被触动。当一次王老师在讲述时,我仿佛感到他身上散发着光芒,我想是因为感受到了一种发自内心的、深入对方生命中的悲悯与爱。这一刻我就像与充分而全然的存在相遇了。


与Erik Craig相处的经验也像是与一个充分而全然的存在相遇。我有些遗憾自己没和Erik Craig进行个人的谈话,听听他对我的梦的回应,但我依然觉得自己已经充分享受和得益于这几天的经历。我享受听他诠释思想,享受听他讲心理学家的故事,享受经历他对别人的梦的探索,享受跟他之间简短的交流。Erik Craig跟随过几位顶尖的心理学家,他说,他的那些导师,对他影响最深的并不是他们教给了他什么,而是与他们之间的关系。


几天中,我内心里一直有潜藏的激动,同时也有与之相反的颓唐。激动于他的严谨和思想,激动于他时刻具备的关怀,激动于他孩童般的本真,激动于他呈现出的这样一个存在。


在Erik离开直面的时候,我终于把这激动向他表达了出来,并且请求能否和他拥抱,他愉快地答应了。


我珍视这表达。


下一篇:不是鸡汤而是亲历 上一篇:直面团体工作坊——小蓝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