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面团体工作坊——小蓝的感受

浏览量:1074

作者:小篮 发布时间:2017-12-12 15:05:13 字号:

5a2f7fa990e49529.png


王学富附言:直面团体工作坊——美丽的神经质——马上就要开始了。别人问我什么叫“工作坊”,我却说不出来。正好接到小蓝写的一段文字,算是替我说出来了。小蓝是从直面团体工作坊充分得益的青年,他说的话比我说的好!


王老师:

       您好!

       首先我想告诉您,这次“美丽的神经症”工作坊我一定要参加的。接下来我有一些感受想跟您说。

       一年前,如果你问我,什么最重要?我会告诉你,文凭、别人的评价、我的女朋友和我的妈妈对我最重要。但现在我的答案是自由。我还是不够自由,因为我仍然被困在一个系统中,但是我有了自由和反抗的意识,至少和直面团体里别的小伙伴比起来。大家成长的土壤不一样,可能我努力的终点只能是别人的起点。但也不用这么丧气,因为我也是刚刚开始真正的生活不到一年。慢慢培养,多和这些自由的人待在一起,哪怕只是玩耍,也能潜移默化。

       在我曾经的圈子里,我觉得自己很优秀。我会乐器,我有英语的特长,我相对那个圈子来说还是灵活的。我曾经很自我满足,但又很无趣,因为没人陪我玩。当我看到直面的这些人的时候我很惊讶,他们如此的有多样性,如此地会玩,如此灵。我似乎从这群人身上,看到了一个大世界,看到了曾经的自己多么狭隘,给了我一些冲击,他们都是人中吕布。

       他们也勾起了我对外面世界的憧憬。但是正如我说的,我虽然有自由的意识,但我的身体依然被困,我没法放弃家庭给我提供的便利,但我内心却不服这些便利带来的安逸和限制。

       这就是我的困境,没法尽情的潇洒。

       您曾经在一年前和我说,小蓝,你如果在直面待一年,你的变化会非常大。我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以为然,觉得这个承诺有点儿玄啊。可是当我的感官开始慢慢恢复的时候,我开始相信并不仅仅是王学富让我改变,而是我自己开始变了。就如同荒野上开始长出了觉察的绿芽,长出了经验。

       我来到直面的诱因是邻居门口的狗总是对我叫 ,我要杀死这只狗,这使得我妈妈觉得我是马加爵。昨天晚上女友问我,暑假回家邻居的狗再对着我吠怎么办?这次我的回答很自然:“我买个香肠,给它吃,这样它认为我是它的朋友……”我觉得这是我给直面,给我的家庭,给我过去一年最好的答卷。

        我曾经觉得我的大学同学很可笑,因为他们竟然会爱那个学校。我觉得不可理解,但是我现在明白了那种感觉,就是我对直面这个地方的感觉。我把这里当成我的家。在生活中我是一具干尸,但是来到这里我就变成了有血有肉的人,在这里我能逃避现实的烦恼,和小伙伴们尽情聊天。感觉我和他们是一样的,充满了激情,理想,勇气。我知道事实上并不是,因为我在现实生活中受困,但他们不是。

        爱上一个地方的感觉真是好,回忆起这段时光,心里总是暖暖的。

        我也很爱我现在的学校,在这里我也经历了磨难,在这里我也遇到了朋友,这是一种我曾经不曾有过的东西。

       但是在学校和直面之间,我更爱直面,因为直面更有人味。

       我曾想永远呆在直面,远离外面的喧嚣。但我也明白,我有自己的路,我在直面的最后一课就是要直面我要离开这个事实。直面就是要培养能离开直面的人。

       我坐在火车上,看着窗外的景色飞驰,望着车厢里的陌生人,有的在睡觉,有的在聊天,有的在吃瓜子,有的在抠脚。我不知道接下来我还会遇到谁,还会有哪些离别,但是在直面的这些日子会像阳光一样留在我的心里,撒下种子,开出花。


小蓝

2017年7月31日


下一篇:与Dasein相遇 上一篇:小蓝:梦幻工作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