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蓝:梦幻工作坊

浏览量:842

作者:小蓝 发布时间:2017-12-10 10:37:52 字号:

21.png


一觉醒来

梦里我手中一直拿着一张牌,牌的一面画着杰克船长,另一面画着夏洛克福尔摩斯。我看着这一面,再翻过去看看那一面,犹豫不决,我该选谁?


初见Erik

其实我并没有对析梦工作坊抱有太大期望,“Erik是谁?那个小老头吗?他怎么又来了?”我曾经很不屑的问王菁原。不过因为我听George和王菁原都评价过Erik的析梦很惊艳,于是我就过来听听。他满脸皱纹,非常瘦小,我甚至怀疑他能不能胜任高强度的工作坊。我本来最近心理压力大,因为被导师强行分配了与毕业无关的项目,并且他还认为是我欠他的一样应该用我所有的工作休息的时间去完成。所以我能请到两天的假期来工作坊我不知道这是否值得。


直面内心的恐惧

第一天他生动地讲解了一些析梦技巧,好吧,我必须承认,这些技巧很有意思,能够很好地帮助咨询师来提问,帮助来访者打开情感的盒子。我发现通过他的自由联想法,真的能把内心深处对我影响最深的东西浮现出来,比如我看到碎掉的手机,我想到的是手机虽然碎了,但我的导师会打电话进来,让我去教研室干活,还对我发火。还有析梦的时候,他总是那样循循善诱,虽然有些人描述的梦境如此的奇怪,如此让人听费解,但是他依然有耐心,依然随时保持微笑,很愿意听下去。他真的很享受他的工作,我开始觉得这个老头子很有意思啊。


傍晚,我开始运用戏剧法解析自己的梦境。那个梦是这样的,我坐在大方桌子的这边,我的队友在另一边,我们的导师坐在中间,他逼问我们项目进度,其实我们什么也没做,因为我们完全不想替他卖命,我们一直在拖延。于是我们开始找理由,就在这时,我的队友害怕了,他说:“都是翟佳文的主意,是他不想做事,全是他!”这时我的老师怒目圆瞪,开始责骂我。后面的梦我记不清了。接着我开始表演我的老师,以他的视角陈述梦境,然后开始表演他和我自己之间的对话,是的,就是那段我不记得的可怕对话。但是我发现,他并不能对我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他无非是催我,侮辱我是废物,不停问我什么时候给他结果,或者威胁我不毕业,其实这么多年没有一个学生因为项目没做出来不毕业的。我开始不害怕了,我开始运用起各种托词来应付。我发现恐惧就这样慢慢消散了。他,也就是个普通人嘛,没什么了不起的。当天晚上,我就开始发生了变化,我想和Erik去浙江,我想和他接近,他是大师。可是要想去浙江,就又要和导师请假。可是此时我发现,我在考虑是否出行时,开始以我本人是否真的需要作为考虑重点,而非导师的态度,不再因为请假时他的刁难而担惊受怕、顾虑重重。这简直是惊人的改变。可是我仍然在纠结要不要去,因为我觉得自己没有什么特别和他聊的,只是想和他接近。


偶像Erik

我感觉,艾瑞克在工作的时候很像小说中的福尔摩斯,他不放过每个他感兴趣的细节,根据他的经验开始推理这些细节背后隐藏的原因,在来访者离奇的梦境中抽丝剥茧,最终揭示那惊人的真相。Wow!他和我心中的另一个形象接通了,神探夏洛克。他一下被我赋予了偶像的情结。


自由

第二天我开始变得喜欢观察他的一举一动,并且开始和他聊天。我问他:“自由是什么,杰克船长算不算自由?”他相当的好奇啊:“自由?哈哈,为什么是杰克斯派罗,为什么是他?”我很简短地告诉他:“因为他可以去任何想去的地方,说走就走!而且没有拘束能束缚他。”他哈哈大笑:“那么你认为想变成他吗?”我略加思考:“不”这是大家都惊了,他们可能觉得答案应该是“yes”。我说:“杰克一直在颠沛流离,他没法停下来安抚心灵。而且作为人类,我们应该担起责任。”艾瑞克略微顿了顿,说了一席让我一生难忘的话:“是的,杰克很自由,他喜欢美酒,喜欢性,喜欢金子,他便去追求。但是这每一样东西都差点害死他,如果没有主角光环,他说不定已经死了一万次了,对么?你以为杰克自由吗?他只会遵守他的本我肆意妄为,而在做每个选择的时候并不会过多考虑别人,基本上都是从他的个人利益出发的。他的本我让他自由,同时也是他的炼狱,因为他面对事情只能听从本我,去填充自己的欲望,没法做出恰当的选择,没法选择停止,没法选择思考,只能不断跑向下一个宝藏,以填饱内心的野兽。那么自由是什么呢?自由就是面对选择能够管理好自己的情感,做出恰当的决定,而非本我想怎样就怎样。”作为人,我需要的不仅是杰克那无止境的自由,还有夏洛克福尔摩斯的理智、冷静分析问题。这两个形象从小到大都在我的脑海中打架,有时我扮演杰克,疯癫的妄想着。有时我是侦探,冷酷而理性地规划我的生活。我会因为我把我的生活规划的井井有条而怨恨自己被框在这种所谓的最佳路径里,但有的时候又会为自己的冒险行为担忧,于是他们两个开始打架。这也许就解释了为什么我在刚来直面做了一个职业测试时,结果显示我的人格为罕见的两极分化,要么完全理性,要么就很疯狂。不过听了Erik的话,他们该握手了。以福尔摩斯的清晰思路为杰克的自由心灵做出选择。这真是太棒了,Erik的一番对自由的解释,不仅仅帮我联通了我自己的两个对立面,还让我觉得他是杰克和福尔摩斯在现实中的合体,他工作起来如福尔摩斯般专注,但聊天玩耍时却透露着杰克船长的自由不羁、敢于尝试、喜欢搞怪幽默。我的天呐,这个funny老头成了我的偶像,而且一下子包揽了我的两个偶像。我甚至把他当成了两个虚构在现实生活中的化身。我简直抑制不住我自己内心的喜悦了。我感觉我整个人开始变得细腻敏感,我全身的感官被打开了,我开始奋力感觉我周围的声音、周围的光线、周围的人群、周围的气氛,我开始察觉到一个人对我说的话背后肯定会有一些原因,我开始敏感地对待每个心灵,我开始具有同理心、能够耐心地倾听别人、即使不能理解别人也能够安慰自己:他那样是和他的文化有关,不能强求啊。我活的更真实了,更灵动了,更自由了。


杰克船长的清奇思路

中午我在休息的时,虽然有很多人都给了我意见,包括可爱的王老师,但我仍然在纠结,是不是需要去浙江参加旅行,我很奇怪:为什么我这么崇拜Erik了,我还在纠结呢?我躺在椅子上辗转反侧,突然我灵光一现,也许我的纠结是想告诉我:我需要的并不是Erik,而是一次放松的机会,而是一次彻底从生活的压抑中释放自己的机会啊!如果我真的很需要他,那我应该斩钉截铁地跟随他去浙江的。对,就是这样。没人能控制我,除了我自己,甚至连eric都不能。我崇拜他,但我不能让崇拜束缚了我。我想明白了自己要什么,于是我打了电话给我的女朋友,让她买了第二天去上海迪士尼乐园的门票,并对她说:“走吧,让我们尽情放飞一次吧!”这是一个奔向自由的自由选择?sure!


这也许正是一种超越的能力:跳出框框,不被眼前看到的条件限制,能够看到自己真正最需要的是什么。其实这种能力从幼小的时候就被根植于我的脑中,那是来自电影《加勒比海盗》的灵感。英军将歼灭海盗们,有人想投降,有人想抵抗,于是大家决定选出海盗王,海盗王能决定最终的选择。可是海盗领主们都只会投给自己,所以每个人都只有一票,那样永远平票,永远选不出来。是的,每个船长都想做海盗王,不仅可以拥有光环,还可以决定命运,是自由的象征。但是杰克没有陷入到自己能不能做海盗王的纠结中,他把自己的票投给了和自己利益最接近的、最想抵抗英军的伊丽莎白,于是他实现了他的目的,虽然他没能当王,可是他也赢了。他跳出了海盗王的光环,放弃了光环,却抓住了光环背后他最需要的利益。他放弃了一些东西,但是这些东西以另一种形式回到了他手上。


我从是否跟随艾瑞克去浙江中跳了出来,不去追求接近大师的光环和形式,而是看到我想去浙江的背后是需要一种放松和释放,而非需要艾瑞克。所以我觉得我不需要去浙江,我去了上海。


我回想起了在上半年“美丽的神经症”工作坊中的那场拍卖。大家都在选择自由自由!并且视我为最大敌手,可我却选了环游世界。我不需要“自由的翟佳文”这个光环,我看到了光环背后的那种能够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的喜悦。我问我自己:“自由是什么?自由不就是像杰克一样去他想去的地方么?而拍卖榜单上空洞的‘自由’这两个字只是束缚我的枷锁。”所``以我跳出了“自由”的争抢,选择了几乎没人想要的环游世界。当你能按照自己的想法选择的时候,已经自由了。


梦幻之旅

两天的“析梦之旅”很快就结束了。但是对我而言工作坊并没有结束,我带着被打开的感官和敏感的心去了迪士尼。我的女朋友在上海站接我,去宾馆的路上我一直在讲着工作坊的种种奇妙经历,可是她却说我变得忧伤了,因为我不如以前爱笑了。但其实我是变得敏感了,所以能够接受到更多的信息,而后开始感觉,开始思考,开始记忆。所以我的话变少了,但是并不忧郁。


在迪士尼我见到了童年的各种卡通形象,我能够感觉到这些卡通形象充实了我的内心,让我的心灵得到了放松和愉悦。最重要的是,乐园里有一片区域是专门的加勒比主题,我也有幸见到了真的“杰克船长”,酷酷的,可是他没法取代Erik在我心中作为杰克的地位,因为这个演员并没有Erik那么丰满。在惊喜与尖叫中,我度过了梦幻的一天。

感悟

这次工作坊,我最大的感觉是打开了自己的感官,能够更深地感觉这个世界,感觉周围的文化。越来越明是非,知取舍,懂进退,知道什么是我必须的,什么是可以舍弃的,自己什么时候该坚持什么,而不是任凭周围的人对我造成影响。我能够活的更加真实。


尾声

回南京的高铁上,我睡着了,又是那个关于牌的梦:牌的正面是杰克,背面是福尔摩斯。其实除了这两个选项我还有另一个备选:把牌旋转起来。从侧面,我看到杰克和福尔摩斯的脸变成了一张人脸!哦~他的名字叫小蓝。


下了高铁,站在天桥上,看着下面来往的车流,突然有种感动,这个世界和我在一起,想哭。


小蓝 2017.11.6


下一篇:直面团体工作坊——小蓝的感受 上一篇: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