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学富】狗的诱惑

浏览量:555

作者:王学富 发布时间:2018-01-10 16:58:10 字号:

2313.png


从事心理咨询,我看到一种现象,人在关系里发生了一个转向:从人转向狗。

 

案例一:一个综合的情况

她自幼在跟人的关系中受了伤,就从人转向狗。

她是一个孤独的人,就跟狗成了伙伴。

她得不到人的关心,就接受了狗对她的关心。

她也无人可以去关心(似乎别人也不在乎她关心不关心),就转而去关心一只狗。

她跟人在一起感到很乏味,就去跟狗玩,觉得很开心。

她看到人类相处的行为也觉得无趣,就在家里看她的两只狗在一起玩耍、打闹,发现它们真的比人有趣多了。

她在生活中没有什么人在意她,也似乎没有人需要她,但她的狗在意她,需要她,视她为唯一。她带她的狗出去玩,故意躲起来,狗很着急,到处找她,找不到,就急得汪汪叫。她从树后出来了,狗就喜庆不已,欢欣跳跃。

在生活中,她没有什么影响力,无足轻重,但对狗来说她很重要,很有影响力,简直具有绝对权威性。

在生活中,她找不到人可以说说话,每个人都很忙,她不敢打扰,但她有了狗,可以跟狗说话。而且,狗一点都不忙,巴不得跟她形影不离。

在生活中,她常常被人安排,从小是父母安排一切,长大了在单位工作,领导安排一切。父母和领导都可以训斥她,说她太幼稚,她也不敢回应。但对狗,她可以生气,也可以快畅地表达生气。

在生活中,人们会用各样的标准评判她——小时候的标准是听话不听话,成绩好不好。长大了的标准是工作有效不有效,事业成功不成功,有没有找对象,有钱没钱,好看不好看……但狗对她不做任何评判,狗也没有这些评判标准。

她是一个单身女子,住在一个简陋的房子里,没有人期待她回家,也没有人在乎她出门。但她的狗期待,她的狗在乎。下班回来,她走在楼梯上的时候,狗就听到了她的脚步声。当她用钥匙开门,狗早已在门内等待多时,急不可待地叫呀叫,她一进门,狗就扑上来亲昵一番。她从来没有体验过任何人对她有如此大的热情,人类最炽烈的爱情也不过如此,而且情侣的热忱不会像她的狗对她保留得这么持久。

她出门时,狗舍不得,不肯让她离去,千般万般挽留,也只好让她离去。但从她离去的那一刻开始,狗就在期待她回来。在她上班的这一天里,对狗来说,那是一日三秋。当她回家,狗的眼神流露出单纯、执着,毫不掩饰地对她凝望。这让她知道,狗一直都在期待她回来,简直望穿秋水。

她养了两只狗。它们互相嫉妒与排斥,争夺她的宠爱。而在生活中,她几乎从来都没有被人真正追求过。现在,她的狗儿们为她争风吃醋,那对她来说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呢?

她的狗那么依赖她,让她觉得自己很行。而在生活中,她大多觉得自己是不行的。

她照料自己的狗,并且很享受自己作为一个照料者。人有被爱的需求,也有他爱的需求。狗让她有对象可爱,为之付出,这本身也给她带来一种满足。

在跟人的关系里,她有一种“无爱的悲哀”、“无所可爱的悲哀”,对于狗,她却感受到一种被爱,内心洋溢着一种“施比受更为有福”的情怀。她在设想,将来要开办一个流浪狗收养基地。

 

案例二:昨天接待的来访者

昨天来的面谈者自幼失掉了母亲,二十多年来,她内心里一直都有一个小女孩,在找自己的妈妈。她接近一个又一个女性,仿佛她们就是自己的母亲。但她们都是别人的母亲,她无法被接受成为别人的女儿。有一天,她在街上看到一个场景:一个小女孩站在妈妈面前,向妈妈伸手:“妈妈抱! ”她不觉向那个母亲走过去,几乎也要向她伸手,说:“妈妈抱!”但那个母亲抱着自己的女儿走了,她站在那里呆呆地望着,良久。

她没有在人类中找到自己的妈妈,她找到了一只狗。事情是这样的:一天,她看到一只脏兮兮的狗在街角溜来溜去,她仿佛看到了自己,二十多年来,她只身一人在这个世界跑来跑去,从乡镇到城市,把自己打扮得光鲜光鲜,但在她内心里,她是一个脏兮兮的小女孩——妈妈死了,爸爸又成家了,爷爷奶奶自杀了,没人管她,她饿了,就在地上捡垃圾吃……

那天,她把狗带回了自己的住处,从那一刻起,她有了一个自己的家。她照料那只小狗,就如同自己也这样被妈妈照料,她的心就得了补偿。她的情绪安静下来了,不再朝人堆里扎,仿佛一个孤寒者凑近火堆。以前,她总睁着一双可怜的眼睛看人,想从人群中找出自己的妈妈,但她找不到,最后只好独自一人回到自己的住处——那不是家。但现在小狗来了。她就有了自己的家。她想起一句话:“是爱把这个房子变成了家。”是的,没有爱,她住的地方只是一个房子。有了爱,这个房子就成为一个家。虽然那爱不在人与人之间,而在人与狗之间。

不久之后,她不得不搬家。因为她又从外面带回一只狗,不仅很脏,眼睛还是瞎的。再后来,她见到了另一只狗,忍不住又带回来了。于是,为了小狗,她搬到了郊区一个民宅里。因为在城里,她带着几只小狗,很难找到同租者。再说,到郊区房租也便宜些。虽然生活不方便,她也以为值得,为爱去做的事都是值得的。

她是小狗的妈妈,要照料小狗。小狗也是她的妈妈,给她爱。她的妈妈走了,过去妈妈没能给她的爱,现在小狗都给她了。与人交往她有许多惶惑与恐慌,但在她与小狗的关系里没有这些,她坦然自在。有时她睡觉时把小狗当枕头,把头枕在小狗软软的身子上,就仿佛睡在妈妈的怀抱里。小狗似乎也乐意,或者,小狗即使不乐意,也接受,也承受。

现在,她天天跟她的小狗们在一起。当然她也出来工作,因为要养她的小狗们啊!

 

我的感慨:狗的诱惑

我不免有一种担忧,在小狗的诱惑之下,人会不会越来越脱离人类呢?人会不会越来越懂狗性,因而越来越不通人性呢?人会不会把跟狗相处发展成一种成瘾行为,以致越来越难以适应人类生活了呢?我在心理咨询中看到这一种情况,并且感慨:狗对人类是一个多么大的诱惑啊!

设想一下,你跟人在一起,要花许多时间和心思,也难免有误解和冲突,甚至对方生气了你都不知道为什么。好烦啊!人跟人文化不同,处境不同,角度不同,角色不同,关系不同,跟人相处时,即使你把诸多因素都考虑在内,也不一定就能相处得好。人与人有时相去甚远,甚至正好相反,双方都觉得好难接应。而你与一只狗,甚至跟一群狗相处,都不会那么难。即使跟不同种类的狗,你也很容易去了解,很快就能接通。而且,你了解狗,狗也会来了解你,甚至它更想了解你,比你更主动,更配合,更热切。可怜的狗儿,在它跟你相处之中,它为你花的心思要比你为它花的心思更多。你得罪了它,忽略了它,它并不生气,会依然在乎你,不计前嫌。如果是人呢?你的麻烦就大了。你甚至不由感慨:跟人很难认同,跟狗却容易,甚至狗会来认同你,认同你的感受、你的喜好,你的生活方式。狗最能体会你,最能跟你调频。狗是你最好的陪伴者,忠诚于你,一点都不强求你。狗以最纯真的方式触摸到你的心。

特别是对那些在人际关系中受伤的人,那些在情感上不得满足的人,那些自幼被强求太多、受压制太深、又被父母忽略的人,那些在人口大流动的社会中飘泊无依的人,狗的诱惑是最大的。总有一天他们会找到狗,或者被狗找到。然后,他们就投身于狗,跟狗认同。我的另一位来访者,他跟人越来越远离了,跟他的狗几乎完全认同了。有一天,他的狗出门了,他在家里等,狗没有回来,他就很担心,怕狗被车轧死了,怕狗吃了有毒的食物,怕狗受到其他狗的欺负,怕狗找不到回家的路,怕狗被人打死了……其实他对自己也有这许多的怕,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他躲在家里不敢出门了。

我也联想到二十年前,我在美国修读心理咨询,班上有人分享一个故事,说美国有一个老太太因为孤独,时常找心理咨询师谈话。后来她养了一只狗,就用不着心理咨询师了。

我的朋友霍夫曼(Louis Hoffman)声称:“我做心理咨询,大多是跟Amaya学来的。”Amaya是他的狗,也是教他做心理咨询的老师。

说起来也可笑,在中国心理咨询行业里,咨询师自嘲为“咨询狗”,有一句很流行的话是:努力吧,咨询狗!单身的人自称“单身狗”。人都想做狗了。

我想提醒:狗是人类生活的一部分,不是全部,甚至也不是大部。狗跟人是一种关系,但不是唯一的关系,甚至也不是重要的关系。因此,人类可以跟狗建立适宜的关系,但不是以“人-狗”关系替代“人-人”关系。对那些正在成长中的年轻人来说,人际关系尤为重要。不管人际之中有多少麻烦,人都得在场,而不能离场、不能缺席啊!

同时,人类最需要自省:如果你伤害同类,伤害你的亲人、你的孩子,他们就只好离开你,去找狗,去跟狗在一起,寄情于狗,托爱于狗。的确,看到人类之间(包括亲人之间)的伤害,我有时候难免感慨:人不如狗啊!    

狗也在这样提醒人类:如果你作为父母并不珍惜跟孩子相处的时光,如果你认为关系是没有用的,只有学习才是有用的,如果你强逼孩子学习,只是为了让他成为高效的机器,而你的孩子从你那里感受不到尊重和爱,他就会离开你,转而跟有情有义的狗相处,宁愿成为一只狗,也不愿做一个人。



下一篇:【王学富】那就看你的造化了 上一篇:【王学富】个人化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