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学富】因与果

浏览量:512

作者:王学富 发布时间:2018-01-10 17:05:42 字号:

生活中一个普通的场景

在咨询室里,许多父母发出这样的感慨:一个好端端的孩子怎么就会出现了心理障碍呢?

我这里讲一个生活中最普通的故事,读了之后大概能明白其中一二。

最近,在从武汉回南京的动车上,我遇见了这样一幕——这一幕在生活中并不少见,甚至随处可见,只是我们熟视无睹,习焉不察。我却有另一双眼睛看到了。这是一双咨询师的眼睛——从武汉车站一上车,刚落座,我就被一个上车的小女孩吸引了。她长得那么清纯亮丽,扎着两束辫子,眼睛透露出一种纯真。她跟在一个三十多岁的女性身后,就坐在我身后一排座位上。我透过椅背之间的缝隙可以看到她,而她看不到我。

下面就是我看到的一幕,它持续了三个半小时。

这个小女孩一上车,就自觉从书包里拿出书本、试卷和笔,开始做作业。她的妈妈在她旁边,时而趴在桌上小睡,时而教女儿做作业。这个女孩一直做作业,似乎还很享受妈妈教她。大多是她自己做,不懂了她问妈妈,妈妈就讲给她听。她喊妈妈的声音好甜,她听妈妈讲的时候好认真,好乖。哎呀,谁都会喜欢有这么个小女儿!

她的妈妈(或许是一个小学老师)问女儿,女儿回答。女儿有时回答得好,有时回答不上来。妈妈就举例说明,打比方来启发。妈妈也会给女儿造几个句子,然后让女儿按这个标准自己造句。其中,这个小女孩造了这样一个句子:“我很高兴每天做作业。”造完了,她高声念给妈妈听。我听了,内心产生了两个猜测:一,她是个天才。二,她是一个可怜的孩子。说她是天才,是因为,天才就是做自己喜欢的事,喜欢做自己的事。说她是个可怜的孩子,是因为,作为一个小学生,每天要上学,回家要做作业。现在跟妈妈出来旅行,一路上也在做作业,她真的会高兴吗?因此,说“我很高兴每天做作业”不是出于她的本心,而是为了讨好妈妈。

为什么要违背本心,讨好妈妈?因为妈妈喜欢她做作业,因为妈妈高兴了,还会带她出来旅行。但是,她的妈妈并不是在带女儿旅行,而是在教女儿功课。她说的所有的话,都不像是一个妈妈,而像是一个教师。如果不是我听到小女孩喊她妈妈,我一点也看不出这是一个妈妈。从头到尾,她身上几乎没有妈妈的迹象。因为她一路只是在教女儿做作业。她一定认为自己是一个好妈妈,那么辛苦教女儿做作业。在整个过程中,我看到一个强大的妈妈,她所说的话,所做的事,全是对的。我又看到一个乖顺的女儿,她在努力让自己符合妈妈的要求,因为妈妈一切都是对的。

列车在行进,这个小女孩一直在做作业,她甚至没有机会看一眼窗外的景色,她已经做了两个多小时作业了。女儿对妈妈说:“妈妈,我想睡一会儿。”妈妈说:“你怎么又要睡了?”其实,这段时间里,小女孩一直都在做作业,而她的妈妈已经打了好几个盹了。小女孩想睡一会儿,妈妈却不同意,说:“别的同学都在学习,你竟然睡得下去?”因此,这并不是妈妈带女儿出来旅行,而是出于其他的原因,我无从知晓。因为,妈妈让女儿一路做作业,显然怕耽误了女儿的学习。

我便明白,有许多孩子对时间有焦虑感,对玩耍有内疚感,便由此而来。

于是,这个小女孩继续做作业。这个时候,她已经不再是“我很高兴每天做作业”的状态了。在列车上做了三个小时作业之后,她的注意力已经变得不那么集中了,有些题做不出来,妈妈就讲给她听,她有些听不明白了,但表现得还是很认真,很乖,眼睛看着妈妈,但显然她心不在焉了。妈妈开始失掉耐心了。伸手过去把女儿的作业本收了起来,威胁说:“你不想做就不要做了。”小女孩哭了:“妈妈,我还想做作业……”。妈妈生气了,一副凛然不可侵犯的样子。小女孩继续做作业,一边流泪。

我在想,这个小女孩以后还会喜欢出来旅行吗?我朝更远一点想,这个小女孩将来会喜欢学习吗?

小女孩的妈妈买来了两份盒饭,放在桌子上。女儿做了一会儿作业,对妈妈说:“妈妈,我饿了。”妈妈说:“把剩下的作业做完再吃饭。”女儿说:“我肚子是空的,没有力气了。”妈妈说:“我的话你听不明白吗?我说做完作业才可以吃饭。妈妈提出的这个简单的要求,你就做不到吗?妈妈说的话不对吗?”女儿带着哭腔:“妈妈说的对……”继续做作业。

列车继续前行,女孩继续做作业,周围的人们都在看手机,我早已坐卧不安。

女儿又向妈妈提出要求:“妈妈,我吃完饭再做作业好不好?”

妈妈的声音:“我说过了,不做完作业,不许吃饭。你听不明白吗?”

女儿嚅嚅:“我听明白了……”

我终于忍不住了,觉得现场有一宗犯罪在发生,一个妈妈在用自己的“真理”虐害女儿的心灵。我站了起来,转过身来,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对后排这个母亲说了一段话:“这位女士,有几句话忍不住想对你说。我是做心理工作的,我讲一点经验的话。你带女儿出来旅行,让她有一场愉快的旅行,就很好了。如果你强迫女儿做作业,她感到不愉快,怕将来就不会喜欢学习了。学习是一生的事情,因此,请你停下来……”。

这个妈妈没有理我,她的女儿在继续做作业,周围的人大多在看手机,几乎没有任何反应。以至于我都开始怀疑自己:这些话是我说了出来,还只是停留在我的内心里根本就没有说出来。

一切都在照样进行。这个妈妈继续教训她的女儿,她的女儿在继续做作业和流泪。妈妈坚持女儿完成作业才可以吃饭,并且说,“妈妈这么简单的要求,你听不懂吗?妈妈的这个要求有什么错吗?”女儿说:“妈妈没有错……”妈妈说:“那你为什么哭?丢脸不丢脸?”有好一阵子,女儿不再提要求,只是做作业。

半小时候后,我下车了。

回到南京之后,我无法忘掉列车上发生的那一幕,我还在想,当时我该用怎样的方式才能提醒那个女性呢?其中我设想了这样一个情节:我站起身来,把我的一张名片递给那个女性,对她说:“我叫王学富。我想把我的这张名片送给你,是因为十年后或许你用得着它。但是,如果从今天开始,你不再这样对待你的女儿,十年后你可以把这张名片撕掉。”

接下来是我的猜想:

十年之后,这个女孩发展出心理障碍,她的妈妈带她到全国各地寻求心理治疗。有一种可能叫不幸中的万幸,她的女儿找到了我,可能会有一些希望,但也不会太容易。还有一种很惨的可能,这个妈妈把女儿送进了精神病院,一直吃药,时而住院,成了终生病人。而这个妈妈,成了一个伟大的妈妈。在女儿小的时候,她为女儿做作业那么辛苦,后来她为给女儿治病到处求医问药,不离不弃,操碎了心。

我想起了因果。但我又在某一点上很难接受因果之说。对于这个小女孩来说,她种了什么因,以至于后来要吞下这样的苦果呢?她的生命本是自然,却被别人种下一种恶因,这因毒化了她的心灵,后来长出了症状之果。她的不幸只在于她做了那个女人的女儿,这才是真正的因。她的人生真的“输在了起跑线上”,是因为她生来抽到了一副人生的烂牌——因不是她种的,果却要她来承担。她的妈妈不察觉。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也是一种因果:十年前,在火车上,面对女儿的眼泪,妈妈表现出一种真理般的漠然。十年后,在咨询室里,面对妈妈的眼泪,女儿表现出一种症状性的漠然。



下一篇:【王学富】鹰抓羚羊的感慨 上一篇:【王学富】我接待了丽莎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