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学富】鹰抓羚羊的感慨

浏览量:912

作者:王学富 发布时间:2018-01-10 17:06:16 字号:

2313.png


近有一个视频在网上传播,这是一个鹰抓羚羊的情景。在山石嶙峋的陡壁上,有几只羚羊。天空有一只巨鹰向它们俯冲过来,它的利爪死死抓住一只羚羊。羚羊从陡壁上向下冲去,连滚带爬,试图摆脱背上紧抓不放的鹰。它们一起撞到了石头上,打了一个滚。鹰还是抓住不放。羚羊继续惊慌失措朝山下冲腾突跳,又撞在石头上,又打了一个滚。另一只羚羊(或许是这只被抓住的羚羊的妈妈)看到这只羚羊被鹰爪抓住,它惊呆了。后来才反应过来,跟着这只被抓住的羚羊跑下山坡,看有没有机会帮忙。羚羊拼命挣扎,不断撞到石头上,打滚,鹰紧抓不放,也被撞得不堪。最后只好丢下这只羚羊。视频结束。

我和几位同事和驻修生坐在一起看了视频,然后听他们各自的感受和看法。

艺说:我觉得这个老鹰太厉害了,以前只听说老鹰抓小鸡,现在竟然抓羚羊。太震撼了!

沁说:它们一直在坚持一个东西。老鹰在坚持一个东西,羚羊也在坚持一个东西。

洋说:就是为了生存去持守一个东西吧,老鹰为了生存去持守一个东西,羚羊也为了生存去持守一个东西。

迅说:羚羊体积比老鹰大,老鹰却抓着它不肯放,本来驾驭不了又不肯放,我看那个老鹰都快摔死了,最后只得放掉了。要是再不放那个羚羊,再给它摔两下,老鹰就死了。

侠说:我赞叹鹰勇往直前,知难而上。

听了他们各自的感受与看法,我暗自惊讶,觉得太神奇了。我对他们说:你们各自再重复一遍,因为我发现你们表达的都是你们自己呢!

于是艺说:我觉得这个老鹰太厉害了,以前只听说老鹰抓小鸡,现在竟然抓羚羊。太震撼了!

我解释说:对艺来说,这是一个非常震惊的经验。艺过去只听说过老鹰捉小鸡,竟然老鹰捉起羚羊来了,她感到震惊。这正是艺常用的一种表达方式。她在人生中间遇到一些新的事物,就是这样表达的。她有一颗好奇的心,所到之处不断发出一声惊叹。我想起艺前一段时间给我写的一封信,她在信中说:“王老师,以前只听说过你厉害,到了这里才知道你是这么厉害!”这跟艺现在的表达是一样的:“以前只听说过老鹰抓小鸡,没有听说过老鹰抓羚羊!”生活对艺来说,就是一时一惊叹,一步一惊叹。

然后,沁说:我觉得那个老鹰从空中飞过来,要抓住那只羚羊。它们都是一直坚持坚持到最后。跟鹰相比,羚羊是很柔弱的,但它一直在坚持。

我解释说:沁从视频里看到的是坚持,她强调的一个东西就是坚持。这个坚持有时候是以鹰的方式进行,有时候是以羊的方式进行。我想起人们这样评价沁:这个沁啊!她从头到尾就是要坚持跟着直面。她什么培训也不参加就是盯着直面的培训,一直坚持到底。沁更多强调羚羊的坚持,那是因为什么呢?因为你看啊,沁的身体也不是像鹰一样强健,而是像羚羊一样柔韧。她的意思是说,鹰因为强健而坚持,但即使我是一只羊,我也要坚持,这是她的人格里面一个核心的话语。

这时洋说:沁说的是羚羊的坚持,我说的更是鹰的坚持。为了生存,必须有持守。

我又解释说:洋讲的也是她自己。每个人在看视频的时候,都亲身参与了,在表达感受与看法时,呈现的都是各人自己。这个让我觉得太有趣了。洋现在是刚刚大学毕业的年龄,她说我要有持守,为了生存我要去持守,我就是要去抓住这只羊。洋现在开始走的一条路,其实就像一个鹰去抓一只羊。她说,为了生存我要去持守,找到了一个目标,我就要持守下去。虽然她不是一个很老的鹰,而是刚刚出来亮翅亮爪的鹰,却有很强烈的持守的心。她很有可能会抓不住羊,但她总会坚持。从她的表达里有没有看出她跟直面的关系?她瞄准了直面,就是要抓住直面,有几次撞到了石头上也不放手。最后,直面被她抓住了。这在她看来就是一种持守。

轮到迅说:那个鹰就是欲望太大。它明明抓不住那个羊,还要抓那个羊不放。最后,好在那个鹰放手了,要不然它就被羊摔死了。

我又解释说:这代表迅他跟世界的关系。就是说,迅面对这个世界的时候,他采取的方式不会是鹰所做的方式。他会有自己的坚持,但一定会考虑自身的能力与所处的环境。他会坚持,但不会不顾这个世界的情况,不会不考虑自身的能力。他把坚持融在对自身与世界的关系的理解里。如果他在某些情况下发现了羊,他会去追赶这只羊,但他不会以损害自己的方式跟对方纠斗。如果时机不成熟,他会先放下来,而不过于执着。他说,我不能冒着损伤去搞。用迅的眼光来看,那个鹰是过度用力了,过度执着了。这代表了迅跟世界的关系,代表了他的生活态度与做事风格。涉及他跟直面的关系,也是这样。他会向我表达想来直面做驻修生的意愿,并且跟我一直保持着一个联系,但他不会去强求。他总在那个地方,置放一个availability(等待召唤)在你的意识里,让你在某些时刻会想起他来。但他不会在关系里面冒进,也不会跑开。这就是他,似乎总要把握一种平衡,不会过来抓住你,却愿意等你去抓住他。跟迅相比,洋是一只初出茅庐、生机勃勃的小鹰,她说:我饿,我要活下去,我要抓着你。

侠很简洁:鹰勇往直前!

我说:这便是侠!在生活中困难越大,侠越会迎难而上。

我把鹰抓羚羊这个视频发给我的十来个来访者,得到的回应十分有趣。

首先是尘的妈妈,她看了这个视频就哭了,还避开女儿和丈夫,跑到外面去哭了一阵才回屋来。她为什么哭?她想到了她的女儿,觉得有一种东西——就是我们称为症状的东西——像鹰一样抓住了她可怜的女儿,抓住不放。她哭着对我说:我的女儿好苦啊,你看她为了摆脱鹰爪,从山下朝下滚啊,遍体鳞伤。在咨询中,这是一个对女儿过度保护的妈妈。

珂曾经在我这里接受咨询,后来结束了,她成了一个家庭文化的觉醒者。她过去一直受父母的的控制,如今离开父母,到了一个新的城市去独立生活,但父母穷追不舍,软硬兼施,诱逼她回到父母身边,过一种家庭共生体的生活。她知道,跟父母在一起,她永远都不能成为自己。她看了视频后,立刻回信说:王老师我明白了,我会摆脱的。她的意思是说,她的妈妈爸爸像鹰一样要抓住她,她会像那羚羊一样摆脱鹰的利爪,争取自由。

楠的反应是什么呢?楠一直感到压抑,因为她的爸爸妈妈对她总不放心,但楠内心里有非常强烈的渴望,要活出自己,过上好的生活。她也有力量,却一直压在内心里,释放不出来。看了视频,她对我说:“王老师你知道吗?我内心里面一直有一个愿望就是要做一只鹰。我也知道鹰很不容易,为了获取猎物自己会受伤。但我就是要做这个鹰。”事实上,这个鹰就是她内心那个被压抑的自我的象征,那个自我一直没有真正活出来就变成了一个如此强烈的愿望。我真希望她的父母看到这个。

还有亦。她看了视频后,做出的是一种没劲却显得很老道的反应:不过是求生的本能。亦患有进食障碍。严重的进食障碍对人的损害很深,这损害甚至深及生存的本能,是一个人时时陷入一种抉择的困难:是坚持活下去还是死掉算了?时而她在求生,时而她又在求死。死到临头又求生,死而复生又求死。据研究统计,30%的进食障碍者最后会死掉。因此我提出一种治疗的观念,叫“唤醒本能”。人的最后一步就是求生的本能。这是造物者在我们生命中预备的最后一个根据地。当世界把我们逼到绝境的时候,我们只好退回到这个地方作绝地反抗。因为这个地方会对我们说:不管怎样都要先活下去。如果症状的损害达到这个地方,活下去的话语变得很微弱,那就真的危险了。亦从视频里看到了一种求生的本能,她也是在对自己说:我要活下去!

阳也在症状里受伤了,或者说,因为受伤,他陷入了症状。这伤源自父母的控制。从小到大,父母逼他走一条单一追求知识的路,而生命成长的经验被严重限制了。他以为这样可以通过求知(成绩好,考名校)超绝人类,最后却因为缺乏经验走进死胡同。看了视频他说:我读初中的时候,就心里想着要冲哈佛耶鲁,冲进去了却伤痕累累。原来我选择了一种不断损害自己的方式,甚至我当时就知道它会损伤我,却说我一定要达到这个目标。目标达到了,损伤造成了。我冲进了哈佛,却躺倒在地。看了这个视频,我想到我受伤了。同时我也很好奇,旁边围观的羊为什么不去帮助那只被抓的羊?……哦,后来我看到有只羊好像追上去了。

阳正处在需要得到支持的时期,他要奋力挣开抓住他不放的鹰,这鹰是一个象征。可能象征着症状对他的缠扰,也可能象征父母对他一直没有放松的控制。他像那只被抓的羊,在孤身奋斗,他期待有来自周围的支持。后来,他看到有一只羊追上来,陪伴他经历这挣扎,并且寻找机会来援救他。而这在他的现实生活中就是他从心理咨询得到的援助。如果没有支持,他不会成功摆脱控制,反而会陷入一种感伤,觉得这个世界怎么会是这样的,让他孤立无援。阳说:过去我一直处于一种孤军奋战的状态里,孤立无援,我一直想空手套白狼。也就是说,不管怎样我就是要抓住一个很大的目标,去解决我所有的问题。阳的父母也看了视频,阳说爸爸感慨说:“哎呀!我要赶快住手,不能做这个鹰抓住我的孩子不放。”这就是一个人在接受心理咨询中跟着我们一起走向文化觉醒的过程。

最后要讲的是尘的爸爸。前面说过,尘的妈妈一看视频,就想到她的女儿有多可怜,就哭了。而尘的爸爸坐在那里看视频,异常冷静。看完之后,他做出一个评价:“哎呀,这不过是食物链而已。”看到妻子哭,他颇不以为然。尘的爸爸是一个著名教授。这个家庭里的关系模式很有意味。妈妈对女儿有过度的关注,爸爸却仿佛待在远处。他说“食物链”的语气在妻子看来就很遥远。尘的爸爸说:“我小时候就没有谁来管我,因此我也不管她。”他看到妻子又为女儿哭,就冷冷地说了一句:食物链。

最后,大家问我:“你看了鹰抓羚羊有什么感受与想法?”我回答说:“我是那个受了惊吓之后,抚平了内心的恐惧,跟上来试图帮忙的那只羚羊。”的确,这是我内在的情感意向,也是我选择的现实角色。

以上就是这个鹰抓羚羊的视频给我们带来的许多感慨。原来它是一面镜子,我们每个人都从中看到了自己。



下一篇:【王学富】中国基础教育的困境 上一篇:【王学富】因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