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学富】强迫症的根源与教育

浏览量:778

作者:王学富 发布时间:2017-12-12 15:11:51 字号:

1231111.png


强迫症总与被强迫的经验有关,一个人在成长的过程中,他生命中自然的需求被压抑了,就会在内部形成一种被压抑的力量。这力量积累到一定的程度,就会找到一个异常的出口释放出来,这个出口便是强迫症。


压制和强迫从何而来?来自家庭环境,来自学校教育,这是两个最主要的根源。


最近我接待了一位来访者,他是在高中时期出现了强迫症,主要表现为对睡眠的害怕与强求。


他的父母不理解他,责怪他不好好读书。实在没有办法,又送他去医院,从此开始吃药。他本来成绩在班上是中上,考试却最差,最后考了一个大专。读大专也不愉快,受到症状的限制。毕业以后,工作没有着落,本来他最想远离父母,却无奈回到老家,找到一个做教师的工作,一边工作,一边吃药,想想自己的生活,觉得相当不堪。后来,又在父母催逼之下,胡乱将就找了一个对象结婚,当时心里还安慰自己,不行便离婚。但婚后有了孩子,想离婚也离不掉了。本来夫妻关系不好,又与妻子在孩子养育方面有诸多冲突。妻子溺爱孩子,喂饭到六岁。现在孩子已经十岁了,一直跟妻子睡,不肯单独睡。妻子脾气不好,一边溺爱孩子,又常常责骂孩子,让他也无奈。他平常坐在那里读书,妻子嘲笑他读书无用,但妻子又强迫孩子学习。从小到大,他本来就跟自己的父母没有交流,工作也不满意,娶妻生子,跟妻子关系不睦,对儿子成长也担心。加上症状的原因,他也很少跟人交往。生活有许多愁苦,却很少有欢愉。他的整个生活都出了问题,以致他巴不得自己一下就到八十岁,然后很快死掉算了,也可省却这几十岁要去经历的生活。一般人觉得人生太短,他觉得人生好漫长。如果人生有一个快进键,他宁愿一下子快进到生命的终结。


说起来,他从十六岁开始得强迫症,到现在已经三十七岁,二十年都过去了,其中充满了压制、局限、痛苦、挣扎、无奈。如果生活就是这样下去,何必要再活几十年呢?他真巴不得一下子到八十岁,然后结束,生无所恋,死不足惧。


说到这里,我便要提到直面心理学对症状的理解:一个人没有生活,就有症状,一个人不能活出自己,就活成病人。因此,在直面取向的治疗里,我们不是只看症状的表现,而是看症状的背后。从当事人这里我们看到,他的整个生活都病了。


大体说来有这些方面:

1、 他出生在一个乡村,却不是在一个自然的文化中长大,他的家庭文化是封闭的、单一的、充满冲突的、强求的、责怪的。据他讲述,他的父母一直吵架,为人孤僻,从来不与人来往。


2、 再追溯一下他的原生家庭,从曾祖父母,到祖父母,从外曾祖父母到外祖父母,再到父母,一起构成了一个孤僻封闭的家庭文化系统。


3、 他从小到大一直被强求学习,没有来自家庭的情感支持。他也很少与同伴交往,也缺乏人际交往的经验和乐趣。在同学眼中他一直是一个怪人。


4、 在现实中他也没有得到关系上的满足:跟夫妻、跟父母的关系一直有阻碍。他爱孩子,但对孩子的成长又充满担忧。虽然他不喜欢自己的原生家庭文化,但又觉得妻子的家庭文化相当庸俗,一味看钱,还看不起人。


5、 他的职业状况是怎样的呢?他本是在被强制学习的环境中造成了强迫症,现在让他万分痛苦的是他现在成了一名教师,在强迫着一群孩子学习,就像当年他被老师强迫学习一样。他很清楚这种教育十分变态,却每天像监工一样强逼孩子们学习。有的学生到县城读书去了,剩下的这些学生大多来自有问题的家庭:要么父母离异,把孩子交给爷奶;要么父母出去打工,孩子无家可归,也没人管;要么父母天天争吵,孩子在惊惧中生活;要么家人有病——心理的、人格的、精神的、身体的病——家境赤贫如洗,但把孩子当成唯一的指望……然而,这位教师心里再清楚不过了,他们其实没有什么指望,大多孩子在初中毕业后就出去打工了。既然如此,为什么要把孩子送到这里来接受这么残酷的、变态的教育呢?这个学校从星期一到星期天只有半天假,一个月中只有一天假。每天早晨五点半上学,晚上还有四节自习课,一直到十点半。学校全封闭管理,任何时候都不允许家长探访。然而,仅仅是这一个学校是这样吗?到处都是这样。他说:南京不也是这样吗?他们那里的老师来南京搞家教,办补习班,每年赚几十万,在老家买房子,而有些老师自己的孩子却辍学在家,天天上网打游戏,不出去打工,都是过去被强迫学习造成的“病”……

 

 

我回顾二十年来做心理咨询的经验,发现强迫症基本上是高中时期爆发出来的,但在之前是一个暗中累积的过程。也有一些人从初中时期就出现了症状,总有更早的家庭养育的根源……这一切构成了大量被强求的经验。当我回想这一切,就有一个个形象鲜明地呈现在我脑海中,他们各自携带着自己的症状:怕易拉罐(诱发原因是正学习时楼上有个易拉罐从窗口滚落下来,从此一学习就害怕易拉罐),怕广播喇叭突然播放音乐(与前例类似),怕天上有陨石落下来把自己砸死(源自学习压力太大,家人期望太高,自己承受不了,陷入想死又害怕死的潜意识冲突),还有视线接触恐惧,害怕女鬼,怕睡不着觉怕精力不集中,不能全身心投入,因此无法忍受环境中的任何一点响动,怕鞋子发出声音,怕头脑里出现邪恶的念头,怕性,总觉得座位不对……许多父母和老师听了以为这很可笑,也认为讲一通道理就可以解决了,却不知道这是一群相当敏感、聪明,却陷入极深的痛苦的孩子,他们为此甚至会挣扎十年、二十年之久,也找不到出路,即如前文讲到的这位来访者。


在中国社会,有人批评教育造成的损害,也有人宣扬教育取得的成功。是的,有人经历了这种严酷的教育,获得了成功,却没有受到什么损伤。这是幸运者。但有许多的成功是人们看见的,暗中的损害是人们看不到的,家人对之也是秘而不宣。这个部分社会看不大到,但咨询师看得更多。还有许多人受了损害,却没有换来成功。这种只管成绩不顾成长的教育损害的是人的心理,人格,精神,压抑一个人身上自然的资源或本性,把一个自然的人打垮了,让人变得七零八落,品质无法建立起来,价值观早早被破坏了,人格与尊严损伤了,没有了勇气与自信,在有些孩子内心里植入了一个被淘汰的失败者形象,这可能形象他此后的整个人生。即使许多的成功者,为了达到一个单一的目标,压抑了许多生命的需求,导致人格成长残缺不全。单一的“成功”,也不能带来饱满的生活。


因此,在与这位来访者谈话之中,我心充满了悲惜,也有愤懑,也有无奈,也有不甘。因此写这篇文章,想问问我们的教育管理者,这些情况你们知道吗?或许你们知道,却也无奈。还有那许多老师,你们真的相信这是好的教育吗?或许你们也不认同,也只能像这位老师一样,心里反感,却没有办法,“为稻梁谋”,还得加入其中——他说:“我要换个工作,这太变态了。我时常看到自己像一个督战队队长,明明知道他们冲上去只是白白送死,我却用枪逼着他们:给老子上,不上就枪毙你们。”


我却相信,许多人看到了教育的不堪,却不相信这种情况会改变,但求幸免,把自己的孩子送到国外去了。那些有权的、有钱的人把孩子送出去了,然后是大学教授们把孩子送出去了,然后是有经济条件相对好一些的家庭,哪怕卖一处房子,也把孩子送出去。还有人做两个打算,能拼进国内好大学,就在国内读,不能进好学校,就去国外留学。还有人则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拼考,也有许多人一条路也走不通……


我们的谈话就结束了,最后慢慢发现了一些有些希望的东西。

1、被强迫症折磨二十年后,这个教师的视野打开一些了,对自己的情绪也有所接受了,那曾经被压抑在内部的力量得到了相当程度的释放,现在已成强弩之末。


2、 他开始有意识拓展自己的生活,如在职业上,他正在考注册会计师,想摆脱这个违背他心意的工作环境,以免造成继续的压抑,累积更多不适当的能量。


3、 在夫妻关系上,他们之间也在慢慢经历磨合。他也开始用好的方式影响孩子成长,更多陪伴孩子。


4、 他在慢慢减药,想最终戒断药物,同时尽量让自己的人生变得丰富、全面一些,这样“病”就会失掉它的控制力。因为他愿意相信,当人有了丰盛的生活,他就没有了病。当人充分活出了自己,他就不再是病人。他说,总还是有希望的。


下一篇:【王学富】信任你的孩子 上一篇:【王学富】自我肯定的表达